沒有什麼架構,只是想到什麼打什麼。 

CP青黃火黑,若看見其他的CP,是客官您的錯覺。

 

2012.08.03 

 


黑子與青峰


「如果說傳球是代表我的心,那麼,是青峰君你拒絕了我呢。」黑子平淡無奇的聲調傳入下階梯的青峰耳中,黝黑皮膚的青少年回過頭,眉頭輕輕的皺了起來。

事到如今講這些有什麼用。

「是啊……是我拒絕了你。」低下頭,青峰的聲音悶悶的,剛輸了比賽,怎麼樣也無法自信開心。
「對不起,我沒有那個意思。」
「我也沒有那個意思啦。」
「青峰君。」
「幹嘛?」
走了幾階樓梯,差了十幾公分的距離現在縮短到了甚至負號,黑子高了青峰一點點,藉著這個地勢,毫無預警的,黑子手中的冰棒就滑進了青峰的衣服裡。

「啊啊啊啊啊!好冰!」大叫著把冰棒從校服中抽出來,青峰的表情非常扭曲,「你怎麼還是喜歡這麼幹啊!嘿……真的好……」

「冰……」
青峰錯愕的看著眼前長長的物體,一時之間只能定在原地。
一切抱怨的話都消失在那幾個字裡,不言而喻。

「青峰君。」溫柔的幾乎令人卸下心防,黑子喚了喚以往的搭檔。
此刻的青峰就像是不知所措的小男孩一樣,愣愣的看著已經融化只剩下棍子的冰棒。

「現在的你,已經可以抓住幸福的尾巴了喔。」

風像是要表達贊同黑子說的般,微微的,也涼涼的,彿過了兩人的臉龐。他抬起頭。

黑子笑了。
那是個很久不見的笑靨。

究竟多久?一個月?兩個月?似乎那時候的他也是這樣笑著。

青峰大輝沒像今天那麼輕鬆過,他的眼神漸漸的堅定起來,一點、一滴。

時光彷彿倒流了幾百個日子,一抹青一抹藍也是站在階梯上,那些歡笑,那些痛楚,在這些真情流露間悄悄的離開。
而映襯著過去與現在的,是刻印在那冰棍上的四個字:恭喜中獎。




黑子與火神


「糟糕,這個時間了,火神君不知道等了多久……」稍微瞥了一眼便利商店的時鐘,已經是與火神約好的30分鐘後。
小跑步的快走在行人道上,一直都不慌不忙的黑子今次也稍微有些匆促,因為了結了很多事情,這次與自己搭檔的事情也希望能夠順利。

已經按耐不住了呢。

淡藍的眸子與街上的霓虹燈交織相輝著,這份心情是否能準確的傳達他不知道,其實具體一點的事情也沒準備過,只是想就這麼跟那個最近在自己生命中愈來越重要的人說他的心情。

屆時他會吃驚得往後退嗎?他會厭惡嗎?他會再也不接他傳的球嗎?

這是場賭注。
賭上他的最後一道光。

「雖然不是很喜歡這個方法,不過……」從口袋掏出了什麼,往上一拋。


是反的話,告白就好。
是正的話,更進一步吧。

少年盯著在空中旋轉的硬幣。

 

 

 


青峰與黃瀨



與黑子揮別後,青峰獨自一人走在冷清的街道上,忽然一種心癢的感覺反應在手中。
想念籃球了。

「呵……」自嘲般的笑著,繼續在落葉中移動著腳步。

反覆思考的黑子的話,幸福嗎?老實說他也只是看見了,卻沒伸出那隻手。
「一對一的話我絕對不會輸……」喃喃自語,凝視著手掌那空無卻又好像有些什麼的地方,青峰閉上雙眼,停下腳步。

很愚蠢的遊戲。
真的很蠢、很笨。可是他不自覺的想試試看,一定是被五月那個女人影響了。

「數到三,睜開眼,如果看見了我想要的東西,這次我就不猶豫的抓住它。」
催眠自己似的,青峰握緊了手,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緩緩的吐出。

才剛整裡好思緒,被踩著的落葉卻發出擾亂心情的聲響,讓青峰反射性的睜開眼睛。


前方確實出現了什麼。
而那也確實是他想要的東西。


真的是……


原來金髮染上橘紅是這樣吸引人嗎?青峰覺得自己一定笑得很古怪。


他看見了夕陽。
以及,原來早被握在手掌上的那份憧憬。

 

 

 

作者的話

很隨性的小品。

青峰跟黑子的地方算是有表現到了,可是有句話沒讓青峰說出來。

『你早就緊緊的抓住了尾巴,甚至把它握在心口了吧?』
因為青峰明白,火神比他更適合黑子。那越發越亮的光芒簡直要吞噬他似的。

黑子與火神的部分,原本是設定黑子準備去火神家過夜,而黑子緊張的在街上亂晃,最後想著:反正遲早也會有這麼一天的。
這個樣子呢(笑)

青峰與黃瀨完全、根本沒表達出我想說的,不過意外的也有一番風味。
幻想是黃瀨對有些失意的青峰說:的確一對一的話,你是不會輸給小火神的,可是籃球是團體賽的唷?既然小火神需要搭配著小黑子,那麼小青峰你跟哪個人搭檔的話,必定能夠戰勝他們的吧?

接著青峰笑了出來,道:黃瀨,你這麼說是想跟我一起搭檔了?
黃瀨望著夕陽也笑著:小青峰真是自戀。

「不過,我的確是這麼想的。」一個不輸當初宣言不再憧憬的表情,黃瀨一個箭步走向前,狠狠的吻了他朝思暮想的人。

結束了?不不,故事才剛開始……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awashima/阿芙 的頭像
kawashima/阿芙

每天都要快樂

kawashima/阿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